李建国

油腻

抵达齐齐哈尔
去年一路看完了二月河的《康熙大帝》期间被大李小陈打断无数次,接着我就忘记了这本书是什么意思
今年初四到现在又断断续续的看完了柏杨老先生的《中国人史纲》关键胃与食道之间好像堵了一层棉花⋯⋯俗称堵的慌⋯⋯导致我又忘记了《中国人史纲》自盘古开天辟地到叶赫那拉兰儿联合义和团把清王朝完整的送到八国联军跟前、中间就记得西汉王朝一位大臣提出关于人权的问题,中国两千多年历史长河中唯一一次提出关于人权的问题。
记忆力减退的厉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