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国

油腻

天气真暖和⋯⋯好像春天来了
突然想起来宋冬野的歌词
如果你穿着红色的连衣裙站在窗台看人来人往
那么我愿在你的房子下面和玩耍的孩子一起歌唱
那么红色的连衣裙是拥有什么样的魔力呢
2016就这样来了。。
回想每一段的盲目都带来一定的痛苦,可是谁能避免盲目⋯⋯痛苦的界定很广泛⋯⋯
又想起来大乔小乔的歌词
每个人是每个人的痛苦每个人是每个人的思念

消失的光年⋯⋯

评论